下沉或高昂?基督徒热力学测量标準:喜乐度

2020-06-14收藏量718873人已阅

台大教授遇见主,道出不为人知心情故事

身为基督徒的你,现在心情是下沉还是高昂呢?什幺样的状态才是正常的呢?如何测量?台湾大学机械系教授杨申语于七月5日应邀在本报早祷会分享,他以自己经历分享基督徒如何维持热能,并介绍如何测量、判断自己的属灵生命是否达到「标準值」。

曾任台大机械系系主任的杨申语教授,是一个会念书、人人眼中的高材生,从台中一中到台大机械系、美国明尼苏达大学(University of Minnesota)工程博士毕业。杨教授幽默地自嘲说:「我真的除了念书什幺都不会。」不管念书、工作,一路顺遂的他,也是人生胜利组的一员;但回忆33年前遇见主的过程,杨教授却缓缓道出他不为人知的心情故事。

美丽杜鹃花城上演的黑白电影
「每日走在美丽的椰林大道、杜鹃花城中,别人看我都还不错,但其实我是一个非常自卑的人。」杨申语坦言,大学四年的每一幕,对他来说,不是校园中美丽缤纷的杜鹃花,而是黑白的投影片。当年台大机械系全国录取60名,杨申语经过一番努力如愿地考进,但班上全国各地的高手云集,他再怎幺努力,也只能维持在中段名次,这使得升大学前一路名列前茅的他感到非常挫折和自卑。

下沉或高昂?基督徒热力学测量标準:喜乐度

杨申语与学生合影

其实杨申语心中的自卑感种子,早在他稚幼的心灵中就已被自己种下。「当我知道原来我的父亲不是祖父亲生的,而是从别的村子抱来的一个王家的小孩时,我就给自己贴上标籤,认为自己是一个别人不要的小孩所生的。」杨申语坦言家庭出生背景对他的影响很大。事实上,他的爸爸到杨家之后备受宠爱,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,但杨申语却因这样的「身分」感到自卑。

从小的自卑感,再加上大学时的挫折,更让杨申语心中深感失望、空洞。为了填补心灵的受伤与缺憾,大学四年,他试着仿效其他同学去寻找快乐:社团、交女朋友。他参加过登山社、吉他社;那一年,他曾鼓起勇气邀约一个心仪的女孩子到醉月湖畔谈心,女孩也準时赴约,但穿着「非常的朴素」。杨申语开玩笑地说:「那时,我从她的穿着就知道,我以后再约她,她都不会再出来了。」就这样,他尝试了许多方法还是找不到快乐,心中的空洞,也一直如影随形地存在着。

在「天色的水」中遇见神
1982年大学毕业后,杨申语到纽约雪城大学(Syracuse University)就读机械工程硕士。1990年,杨申语在一个拥有被印第安人称呼「mini sota」,意为「天色的水」的地方—美国明尼苏达州,获得明尼苏达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。只身在国外念书八年的时间,杨申语暂别台北美丽的杜鹃花城,在国外一个「天色的水」城市中,遇见神。

虽然明尼苏达景色美好,但杨申语攻读博士的路途却不如想像。才刚进学校,原本谈好的指导教授却突然退休,他为了重新寻找指导教授,耽搁了不少时间。最后,在一位新进的印度籍教授下,杨申语成了这位教授的第一位学生。

「我问教授,什幺时候可以毕业?教授跟我比了『三』的手势。但后来却花了不只三年的时间才毕业。朋友事后跟我开玩笑说:『你有没有看清楚他总共比了几次『三』?』」在研读博士的第三年,杨申语以为指导教授会履行承诺,没想到指导教授却仍交代他要完成一个小实验,而不是给他一个可以毕业的论文题目。这让杨申语心里无法接受、十分气愤。于是,每当指导教授到实验室,他就关掉运作中的机器,从教授面前气愤地离开,现场只留下停止运作的机器和一脸错愕的指导教授。

「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怎幺会这样做,但是心里是痛苦的,因为我不知道如何收拾残局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」杨申语说。当时每一天的日子,就在不停地实验并与指导教授的不愉快中不断地重複着。明尼苏达河所流的是「天色的水」,杨申语心中所流的却是「一肚子苦水」。直到后来杨申语与一位在双人华城教会的教友,在学校的湖畔长谈后,杨申语受洗成为基督徒,成为神的儿女,一切才有了改变。

「信主后,很多事情都开始不一样了。」其中,也包括他的心。杨申语面对指导教授的态度开始变得柔软,并决定不再与指导教授硬碰硬。当他放下自己的感觉时,原本与指导教授进退两难的关係,就此出现转机:他终于接到了指导教授给的一张纸条,纸条上,指导教授告诉他,準备与他讨论博士论文的题目。

新的身分证:神的儿女脱离自卑
在国外与硕、博士学位抗战八年的杨申语,即便学成回国,但神知道祂的每一个孩子,在别人所看不见、祂儿女的心灵深处,还需要被祂更深地炼净和医治。

喝过洋墨水、抱着博士学位归国,又回到自己的母系上教书,这在杨申语的同学眼中,是件很幸福的事。杨申语回忆起,刚回国后的第一次台大同学会中,那时他已在台大机械系教书,从同学们称羡的眼光和言语中,他感觉自己就像在麦当劳过生日派对的那个小孩,不断地接受同学们送来的礼物,心中非常开心。然而,这样的开心和雀跃的感觉,却只维持了三个月。

三个月后,还是在同学会中,但这次,杨申语反而落落寡欢,原因是:他自己的脑子在重複播放着,他大学四年中,每一幕的黑白片段。

「没有一件事能让我们真正地感到喜乐。」杨申语表示,那场同学会后,他自幼藏在心中深处角落的自卑感再次悄悄升起,并成为挥之不去的巨大乌云,盘踞着他的心。而后,在真理堂的一场聚会中,当台上弟兄询问:「是否有人需代祷?」杨申语立刻不加思索地举手。他跟弟兄说:「其实,我还是很自卑,需要大家为我祷告。」

杨申语进一步谈到,其实自卑感的来源,不是别人怎幺看你,而是你怎幺看你自己。基督徒如何脱离自卑?只有一点:自己必须真实认识「我是至高神的儿女」。知道自己是神所宝爱的,这样就够了。他进一步说:「只有体认到这样的事实,才会让我们脱离自卑并真正感到喜乐。」下沉或高昂?基督徒热力学测量标準:喜乐度

宝贵神儿女 信心触摸「改命换运」
杨申语引用圣经中患血漏妇人得医治的故事,传递给大家:身为基督徒要重视、宝贝神儿女的身分。他说,人生的一切是可以改变的,只要我们信靠耶稣,有一个信心的触摸。「现在天地间存在着一个非常巨大的经济不均衡:天上充满了所有的祝福準备要给地上的人,但是地上却满了苦难、贫穷。然而,这中间只缺唯一的连结,就可以解决这个地表最大的贫富不均:信心的触摸。」

什幺是信心的触摸?文笔绝佳、想像力丰富的杨申语,以一段细腻且深入的分享,带我们回到当时的情境,更深切体会此血漏妇人的信心:「当耶稣的队伍经过,可以想见当时的队伍是欢乐加倍的,因为耶稣所到之处,所有患疾病的人都得了医治。

这位血漏12年的妇人,身处绝望中的绝望。12年的时间过去了,她的身心饱受痛苦;12年过去了,她的钱都给了医生;12年过去了,她的家人都远离她了;12年过去了,没有人一个人敢跟她接触。她是一个完全被弃绝的人。虽然她体力非常地虚弱,但是她还是鼓起心里所剩下的一丝勇气走出去。可以想见,在摸到耶稣前的路途中,她为了不触摸到别人,一定用了九牛二虎之力。因为她简单地相信:只要摸到耶稣,她的血就会乾了。」

只因为一个信心的触摸,这位血漏的妇人,在短短的5分钟内,就彻底改变她的命运。此时,耶稣给了她一个新的身分证:「女儿」。圣经中主耶稣第一次叫一个妇人「女儿」,就是称呼这个血漏的妇人。

杨教授分享,他自己的信主和人生转变的历程,就如这位血漏的妇人。「我们好像都受命运困绑,文化背景、成长环境、疾病遗传等,很多我们没有办法改变。身体:每个人身上总有一些大小病痛,日夜困扰着你;性格: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不要想改变你的另一半,也不要想改变你的上司;环境:如家庭、社会、国家的环境,很多事我们无法掌控。」虽然如此,一旦当他成为神的儿女之后,神看他的眼光不同了,他看自己的眼光也不同了。现在的杨教授,脸上总是满带笑容。

基督徒特有温度计:喜乐
杨申语刚回国时,每天压力都很大,这压力绝大部分来自于工作和研究上。每天忙碌的生活中,却有一小段时间最令他感到快乐:那便是当他下班回到家,刚学会走路的儿子,一看到刚进门的爸爸,就开心地用摇摇晃晃的步伐,不顾一切向着爸爸跑去并抱住他。这一刻,看到儿子灿烂的笑容以及被儿子温暖的小手抱住,杨申语身上所有的重担,像树梢上遇见阳光的春雪,全都瞬间融化脱落。「我们要喜乐,我们天上的父也就因此喜乐。」就如杨申语的喜乐,是来自于他儿子的开心和拥抱一样。

杨申语进而引用他专业机械热力学的知识告诉大家,一个机器必须拥有足够的热能才能运作。同样,一个基督徒必须有足够的特殊热能:「喜乐度」,才能使天父开心并荣耀祂。

杨申语鼓励大家:「要常常check自己的喜乐度」够不够?他并问每个人:「如果喜乐度不够了怎幺办?」杨申语藉由耶稣常常一个人远离群众去充电—向父祷告的方式鼓励大家,如果喜乐度不够时,就拿起手机,至少打电话给三个人,如同狡兔有三窟,请他们用几分钟陪自己一同祷告,提升自己的喜乐度。因为,喜乐,是基督徒的热能标籤,也是神在基督里对祂儿女的旨意。

语毕,杨申语即刻询问,在座是否有需要代祷的,并马上为论坛有需要的同工,用真诚、细腻的灵,带着大家一起运用信心的触摸、向主祷告。

「要常常喜乐,不住地祷告,凡事谢恩;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裏向你们所定的旨意。」(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16-18节)
「耶和华你的神、是施行拯救、大有能力的主、他在你中间必因你欢欣喜乐、默然爱你、且因你喜乐而欢呼。」(西番雅书三章17节)

相关文章